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 文章内容

杭州律师买卖合同货款纠纷经典代理词

[日期:2015-08-25]   来源:债权债务律师网  作者:债权债务律师网   阅读:1158次[字体: ]

                      

 

尊敬的审判长:

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建德市某塑业有限公司的委托后,指派我们作为其本诉和反诉的第一审诉讼代理人。通过庭前调查和庭审调查,现根据事实,依据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1、本案原告建德市某塑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主张要求被告支付货款人民币502735.26元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某公司向被告供货并开具增值税发票,双方也就此形成了对账单,该对账单是供货金额的基础证据,某公司主张在该基础数额应当增加漏写的供货金额人民币160718.88元,被告主张在该基础数额上减少供货金额53316.90元,双方各执一词。通过庭审双方提交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来看,某公司公司主张增加供货金额人民币160718.88元是能够成立的,而被告主张减少供货金额53316.90元是不能成立的,具体理由如下:

首先,根据双方交易习惯及订购合同中约定的结算方式来看,是先由某公司送货至被告处,被告清点收货,然后根据收货的数量和约定单价,计算出货款数额,再由某公司根据计算出来的货款数额,开具增值税发票交付被告,被告收到增值税发票后在60日内付款,因此,双方最后形成的增值税发票在本案当中可以作为计算货款数额的依据。

庭审证据显示,无论是某公司提交的订购合同还是被告提交的订购合同,在订购合同第七条中都明确约定“结算方式:凭有效送货凭证,需经供方盖章和需方确认的指定人员签署的有效凭证,方可结算;必在六个月有效期内办理付款手续,否则视为供方自愿放弃收款权。凭增值税发票60天付款”,通过以上条款约定可以看出,某公司送货,被告收货清点结算数额,某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被告根据发票在60日内付款,此时,发票是付款的唯一凭证,不需要再提供送货凭证,收货单据不是付款凭证。

被告收到了某公司于20111124日开具的两张合计人民币160718.88元的增值税发票,并且早已在余杭区国税局进行抵扣,根据合同约定,某公司是根据双方结算数额给被告开具增值发票的,被告收到增值税发票就要在60内付款,其收取增值税发票并进行了抵扣的行为,是对已经收到了货品的认可,并且对发票载明的货品数额和金额是没有异议的,其辩称没有收到货品的说法与双方的约定及其自身的行动显然是相互矛盾。

其次,某公司提交了160718.88元货品的供货存根联、被告生产副总徐昌洪书写的收货清单(复印件)和20111124日开具的两张合计数额为160718.88元的增值税发票,以上证据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被告收到160718.88元货品的事实。

某公司的供货票据一式四联,在送货时,将存根联自行保存,其他三联撕掉随同货品一同交付被告签收,双方结算后,被告将三联全部收回,某公司根据结算金额,开具增值税发票。所以,原告保存的存根联上没有被告签字,而其他三联因已经结算开具了增值税发票,也由被告收回,某公司没有留存。

对于某公司提交的证据及证据链的形成,具体进行如下阐述:

某公司提交的证据5,即10张合计160718.88元货品的供货存根联虽然没有被告收货人员签字,但不影响其真实效力,其他证据可以印证某公司的存根联是真实的。通过被告反诉提交的记账联来看(虽然与160718.88元货品无关),与某公司提交的证据4合计9张存根联完全一致,因为这是一支笔通过复写的方式一次性形成的,字迹完全重合,由此可以印证,某公司是保存有这样形式的存根联单据。证据5十张存根联开具的时间、数量、货品名称与被告生产副总徐昌洪书写的收货清单相互吻合。

被告生产副总徐昌洪书写的收货清单,虽是复印件,但可以印证被告分十次收取了价值160718.88元的货品。这张复印件的所有字迹均是徐昌洪书写,详细记载了收货的时间、数量、单价金额、退换货数量、发票开具总金额、回单一起寄出等内容,该单据详细记载了160718.88元是怎样计算出来的,从书证反映的内容来看,因此具有较高的可信度,而不是可以编造出来的。证据规则规定,复印件不得单独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结合双方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十张送货存根联开具的时间和数量、160718.88元增值税发票及被告已经抵扣的事实等,足以认定该复印件所载明的事实是成立的。

2、被告主张2013129日的供货金额53316.90元应当予以减少,是不成立的。

在庭审中,被告辩称,某公司20111124日开具增值税发票所载明的160718.88元货品应不合格被退回,所以在对账时就没有写这两张合计160718.88元的发票,而2013129日开具增值税发票所载明的53316.90元货品也是不合格而被退回的,所以应当予以减少。从上面被告的陈述可以看出,其说法自相矛盾,既然160718.88元货品因不合格被退回,数额为160718.88元的发票被剔除,那么53316.90元货品不合格被退回,数额为53316.90元的发票也应当被剔除,而不应当出现在对账单中,出现在对账单中说明就不存在被告所称的退货情形。

更为重要的是,前面已经阐述的双方的结算方式,增值税发票是唯一的付款凭证,是双方核对供货和收货的数量、数额后开具的,在本案中,并不存在先开票后送货再结算或凭收货单据进行付款等的其他情况!

2、被告反诉某公司要求赔偿经济损失386052.95元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这仅是被告为了逃避支付货款而找出来的理由和借口所谓延期违约,根本不成立。另外,其反诉请求也已经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请法院依法驳回。

首先,某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某公司提供证据6的送货单存根联足以证明其在合同约定的时间内履行了供货义务。某公司送货单存根联虽然没有被告的签字,但是其真实性是无法否认的,具体理由在前面已经阐述,另外,该存根联中间还穿插了其他单位的送货信息,反映了送货单的整体性和连贯性,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

况且,双方在201412月对账时,被告从未提及延期交货的赔偿问题,在对账单中也无反映某公司应当支付赔偿款或者应当在货款当中予以扣除的相关信息。

其次,被告提交的证据也不能支持其诉讼请求。

①被告提交打印的索赔单,证据三性具有问题,这只是一份打印件,其声称该证据是通过电子邮件形式,但是,没有提交公证处公证的文书,不能证明载体是电子邮件,不具有客观真实性。②被告声称是外商在国外所发送的,说明该证据属于域外所形成,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域外形成的证据应当经过当地使、领馆认证,否则不能作为有效证据直接在国内法院使用,该证据存在形式要件的欠缺。③该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该索赔单不能反映索赔的货品与某公司、被告有关联性,被告也没有提交与外商的合同来佐证有该笔索赔交易的基础存在,也不能证明被告提供给外商的货品就是某公司所供的货品。④被告不能证明已经支付了外商的索赔款,在该索赔单最下方注明:所有赔款项必须通过电汇支付。被告应当提交支付给外商索赔款的电汇凭证来佐证其已经支付了赔偿款,其辩称是由货款当中直接扣除的显然不能成立,该辩称与索赔单载明的支付方式明显不符。

第三,被告要求某公司支付延期交货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

根据被告提交的证据显示,最后一批货物的交付时间是2012年的515日,如果某公司延期交货,被告在2012515日就应当知晓自己的权利收到侵害,其提起反诉的时间是2015410日,明显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应当依法驳回。

综上所述,被告拖欠某公司货款人民币502735.26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理应支持,而其反诉某公司应当赔偿违约造成的经济损失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理应驳回,请法院依法判决,支持某公司的诉讼请求,驳回被告的反诉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法庭依法采纳!

                         代理人: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

                                     王     律师

                                     蒙     律师

                                     201558